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注水”的本科文凭使我心不安
时间:2014年10月20日 来源:人民日报

河南 高煜

2012年,我参加了一个党校系统组织的为期两年半的本科班。临近毕业,最后一个程序是论文答辩。今年9月份,老师给出了若干论文写作题目,要求手写,强调不能抄袭网上的东西,并说答辩时可能会有一定比例的人不能通过。

两年多的学习期间,除了开学典礼学员基本到齐,每学期的集中教学时间,人到得很少。每学期老师布置的作业,都是同学之间相互抄袭完成的,有的干脆找人代写。每学期的考试虽是闭卷,但监考老师是“自己人”,一个考场内所有学生都可以相互抄,100多人参加的学习,5次考试,没有一个需要补考的。

论文答辩是在市党校进行的。说实话,我对自己的论文能否通过没有一点把握:论文虽然是自己写的,但更像一个调查报告,没有引经据典,更说不上什么理论高度。怀着忐忑的心情,听排在前面的同学答辩,我感觉他们的论文抄袭的成分很高(后来老师的评价证实了我的判断),但老师也并没有难为他们,于是我也就慢慢放心了。轮到我答辩时,老师首先指出:你的论文虽然“四不像”,但没有抄袭,难能可贵。最后老师说,你的论文是自己动手写的,里面的问题肯定很清楚,就不用答辩了,通过。呵呵,虚惊一场,自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后来听说,论文答辩并没有像老师说过的那样会有人不能通过,就连当天没有参加答辩的同学也通过了。

现在,本科文凭下来了。一个一起参加学习的同事说:“我说得没错吧,不用担心通不过,这是党校创收的一个重要途径,如果都拿不到文凭,以后谁还会来报名参加?学校不是自断财路吗?”

如此“注水”的文凭,我在填写自己的本科学历时,始终不能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