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题 >> 杨玉圣 >> 正文
炮轰CSSCI(论纲):兼论学术腐败
时间:2010年05月17日 来源:杨玉圣的博客

CSSCI(中文人文社会科学来源期刊),系教育部委托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主持研制的有关人文社科学术期刊评价的参考体系。因为教育部实施学术GDP战略,强制在各高校推行以CSSCI发表文章为学术评价标准的权威指数,结果CSSCI成为“学术界的窃国大盗”(见学术批评网近期署名文章)。

在不才看来,CSSCI是否“学术界的窃国大盗”,姑且不论,因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CSSCI确实是中国学术病态的写照。我这么说,基于以下五点理由(论纲):

其一,在2010-11年度CSSCI中,来源期刊有明显的地域偏向,即凡是南京地区的刊物应有尽有。以入选的70种高校文科学报为例,南京地区有四种,即《南京大学学报》《南京师大学报》《东南大学学报》《南京农业大学学报》(声明之一:对于前两种之入选,百分之一百赞成)。再以入选的50种人文社科综合期刊为例,计有四种,分别是《江海学刊》《江苏社会科学》《学海》《南京社会科学》(声明之二:对于前三种之入选,百分之一百赞成)。就是说,在上述120种入选期刊中,南京地区有八种,占总数之6.7%。可是,为何有《南京农业大学学报》而《北京林业大学学报》和西安《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报》、北京《中国石油大学学报》、北京《华北电力大学学报》?为何有《南京社会科学》而无上海《探索与争鸣》以及《兰州学刊》等等?

其二,有一些受到广泛批评、以收费而昭著的刊物(如长沙《求索》、合肥《学术界》)被收入。可是,一些受到学界广泛好评的学术刊物(如张保生教授主编之《证据科学》、李德顺教授主编之《中国政法大学学报》、余三定教授之主编《云梦学刊》等)居然被排斥在该来源期刊之外?

其三,2010-11年度CSSCI,在学科分布方面,各大一级学科数量严重不平衡?如经济学有明显偏多(丁学良教授公开置疑说中国内地是否有十个真正的经济学家),但是历史学明显偏低。而且,其学科分类划分之混乱,也是莫名其妙得很。

其四,作为教育部委托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主持研制的有关人文社科学术期刊评价的参考体系,如前所说,CSSCI业已异化为高校学术评价标准的权威(乃至)指数。这也罢了,因为教育部之“捣蛋”乃一新民谣,姑且存而不论。可是,千不该万不该,CSSCI不能成为某些单位和某些主任等实权派人物敛财的工具:第一,这个CSSCI是教育部投资(也就是花了纳税人的钱)几千万而研制的,从法理的角度说,乃不折不扣的“国有资产”,而且据教育部社会科学司人士内部消息,教育部还每年划拨30万元人民币(即又花了一份纳税人的钱)。第二,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动辄挟天子(教育部)以令诸侯(全国两千余种人文社科期刊、八百余种以书代刊的连续性出版物即学术期刊),常常以研讨的名义,召开两三百位主编参加的研讨会(据说每人收取一两千元人民币的所谓会议注册费)。第三,根据CSSCI官方网站,无论单位还是个人,若需查阅有关检索数据,还不得不另外提供数百至数千的所谓咨询费。

现在,这种严重涉嫌权(学术评价权力)钱交易的名副其实的学术腐败行为,为什么愈演愈烈?原因固多,但归根结底,无非是如下两个根本原因:第一,利益勾兑问题。第二,学术评价标准的异化问题。正如有权威学者所说SCI是“Stupid Chinese Ideas”(中国计算机研究所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院士语)一样,CSSCI也可以形象地解释为“Chinese Stupid Stupid Chinese Ideas”。

由于不才人微言轻的这篇缘故,这篇小稿不过是也仅仅是“抛砖引玉”而已。为了中国学术共同体的尊严,学者们以及有正义感的学刊主编们难道就不能说一句公道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