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题 >> 方舟子 >> 正文
中国需要 科学警察
时间:2010年05月20日 来源:

宣扬伪科学不属于科学内部的学术争论。揭露、打击伪科学,并不是在打压不同的学术观点,更不会阻碍科技创新。恰恰相反,“反伪打假”防止伪科学来和真科学争夺资源,实际上是在维护真正的科研工作者的利益,有利于科技创新。

最近,美国“对声称超自然现象的科学调查委员会”专家代表团,来华进行访问和学术交流。该组织是美国著名哲学家保罗·库尔兹于1976年创办的反伪科学的专门组织,致力于调查、揭露世界各地所谓超自然、神秘现象,而且其英文缩写CSICOP的读音类似于英文的“科学警察”,所以有“科学警察”之称。

有报道说,以中国科普研究所为依托,一批有志于弘扬科学精神、捍卫科学理性的科学家、专家、学者,成立了一个“探索小组”,将逐步发展成为以揭露伪科学为己任的中国探索中心,也在中国担当“科学警察”的角色。

对此,九位“科技工作者”联名在《科技日报》上发表了一封《科学探索不需要也不可有“科学警察”》的公开信,声称: “科学上的‘反伪打假’已经成为当前我国重大自主创新一大障碍”、“竟又请进了洋棍子———‘科学警察’来帮忙。”“可是,科学发展史上从来没有谁可以充当什么‘科学警察’的。现今的科学发展,只有靠科学实践检验,根本不需要‘科学警察’,也不应该有‘科学警察’。如果那样,只能误导学术方向,阻碍我国重大科技创新的成长和实现。”“也要警惕某些外国反华势力妄图从思想上解除中国学术界自主创新武装的阴谋。如果‘反伪’者硬要不顾后果充当‘科学警察’,那么最终必然会走向科学进步和国家发展的‘反动’。”

所谓“科学警察”是人们对民间反伪科学组织、反伪科学人士的一种称呼,这种说法并不很准确,因为这些民间组织、民间人士并不像真正的警察那样有处罚他人的法定权力,他们只是利用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揭露伪科学,让公众了解事实的真相,不受伪科学的蒙蔽,但是并没有权力去处罚伪科学人士。所以这个称呼只是一种比喻而已。

但是,只要有伪科学,只要有人打着科学的旗号弄虚作假、招摇撞骗,那么就需要有揭露、打击他们的“科学警察”,中国也不例外。而且由于伪科学在中国大有市场,一度极为泛滥,直到最近类似“老中医绝食49 天”、借伪科学“全息生物学”创建者张颖清之死为伪科学喊冤叫屈这样的闹剧还频频发生,打着最新科技成果招牌的种种伪劣假冒产品随处可见,中国更需要有 “科学警察”来“反伪打假”。

那些反对“科学警察”,甚至从根本上否认伪科学的存在的人,其实都是一些从事、支持伪科学活动的人士,当然害怕“科学警察”。比如这九个人,都属于一个叫做“天地生人”的伪科学团体,多年来一直在从事、支持伪科学活动,有的声称能根据《易经》预报地震,有的声称能根据月亮位置预报瓦斯爆炸,有的声称融合现代科学技术、中国传统文化精华创建了适用于某些类型复杂系统研究的“典型信息法”……其中还有一位在 2003年非典期间竟声称根据“唐朝和清朝祖传御方”研发出“可预防非典”的香囊、“可治疗非典”的“上感啊嚏散”,“只要非典病人用这个药,打完喷嚏后,高烧马上就能消退”。

他们想要的是,只许他们宣传伪科学、推销假科技产品,却不许别人批评、揭露伪科学、假科技产品,并试图通过扣上“反华势力”的大帽子堵住批评者的嘴。

宣扬伪科学不属于科学内部的学术争论。揭露、打击伪科学,并不是在打压不同的学术观点,更不会阻碍科技创新。恰恰相反,“反伪打假”防止伪科学来和真科学争夺资源,实际上是在维护真正的科研工作者的利益,有利于科技创新。真正的科学研究、科研成果必然能够经得起检验和批评,绝不会害怕,反而会欢迎“反伪打假”。“科学警察”最早出现在美国,在美国也最为活跃,但这并没有妨碍美国成为科技第一强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