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规范 >> 学术不端的深层思考 >> 正文
当抄袭成为一种习惯
时间:2009年06月09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抄袭剽窃之风在今天的学术界愈演愈烈几乎是不争的事实,甚至蔓延到一些大学生的作业和论文写作。一个刚刚读大一的同学很苦恼地问我,到底什么是抄袭呢?我们写论文怎么能不去网上找些资料,看看学长们是怎么作论文的呢?模仿借鉴一下也算抄袭吗?

这位同学的困惑我倒觉得很有道理,抄袭和模仿借鉴的确不能简单地混为一谈。俗话说,照葫芦画瓢。但从没有见过葫芦的人,照什么去画瓢呢?无疑,模仿借鉴是必然的选择,但这绝不是同情抄袭或赞同抄袭。因为,模仿借鉴和抄袭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

模仿借鉴客观地说是一种学习的必经之路。从微观看,比如学习绘画或书法,“临摹” 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学习方法,而且要临摹得像;然后还有“背摹”,直至烂熟于心,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对于学习语言的人,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认为:“学习语言的一般过程是模仿———变化———创造。”对于学习写作的人,吕先生曾指出:“语文的使用是一种技能,一种习惯,只有通过正确的摹仿和反复的实践才能养成。”从宏观论,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认为“模仿是人的本能”。而他的前辈———古希腊原子论的倡导者德谟克利特说得就更具体了:“在许多重要的事情上,我们是模仿禽兽,做禽兽的小学生的。从蜘蛛我们学会了织布和缝补;从燕子学会了造房子;从天鹅和黄莺等歌唱的鸟学会了唱歌。”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肯定模仿借鉴的积极内涵。但是正如茅盾先生所说:“模仿是创造的第一步,模仿,又是学习的最初形式。但我们拥护‘模仿’只能到此为止,过此一步,则本为向上的垫脚石‘模仿’就转变为绊脚石了。”这话真可谓言简意赅,一语中的。由茅公的话我们可以悟出,其实模仿借鉴和抄袭之间确实存在着微妙的关系———“真理再往前迈一步就是谬误”!模仿借鉴和抄袭的本质区别在于:目的不同:模仿的动机是学习,抄袭的目的则是窃取他人文章以为己作;过程不同:模仿之后要经历变化、创造的艰苦过程,而抄袭则走的是Ctrl+C的克隆“捷径”;结果更不相同:模仿借鉴的结果是创新,抄袭的结果则是不劳而获。所以,法国作家纪德说过类似这样的话,爽爽直直的模仿和那鬼鬼祟祟的剽窃的下作毫无关系,伟大的艺术家,从不害怕模仿。

然而,在当下更要紧的问题却是,人们对抄袭剽窃之风已然麻木了———比如有人说,“快感消费不考虑对错”,“后工业化的网络时代,写作大量是复制和拼贴,这已经成为我们现代文化消费市场的一个突出特点了。”面对屡屡发生的抄袭剽窃事件,学术界似乎有点儿“法不责众”:有人面不改色,矢口否认;有人辩称:疏忽所致,并非故意抄袭;有人推脱己责,称学生剽窃;还有人脸一板不予理睬,大言不惭:清者自清……最离奇的是某著名人类学学者在自己的著作中涉嫌剽窃国外论文被曝光后,学术界却有不少人为其辩护,仿佛剽窃者蒙受了不白之冤。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抄袭麻木症已感染到大学生群体。曾有媒体早在前两年就报道过,某师范学院曝光的本院大学生近80份具有明显抄袭痕迹的调查报告中,大多是两篇文章雷同,雷同率最高的达5次。而让人瞠目的是,不少大学生对抄袭行为持“宽容”态度。据说,在曝光台前曾有不少议论,多数是对抄袭者表示同情,诸如“ 这家伙也太傻冒了,竟原文抄!”“他们运气也太差了,那么多抄袭的,就抓了他们!”……

由此可见,“当抄袭成为一种习惯”这个话题的确不是杞人忧天。对抄袭行为的“ 宽容”意味着国人中的确存在着集体无意识的麻木。当急功近利、投机取巧渐成风尚之时,抄袭就会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一种思维习惯,悄然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学习及工作中。在这样的精神氛围中,何谈独立思考?何谈标新立异,何谈思想碰撞,何谈自主创新,更何谈跨越式发展?“当抄袭成为一种习惯”,无论是个人还是学界都将陷入创造力萎缩的可悲困境;无论对社会还是对国家都是潜在的精神危机。倘若在抄袭的轨道上惯性行驶下去,一如既往浑然不觉,我们将离“创新型国家”的目标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