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国际期刊以学术之名敛财 被曝登中国造假论文
时间:2016年10月09日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9月23日驻华盛顿记者林小春报道 近日,美国反论文抄袭网站“剽窃监督”根据网友举报,从调查一篇剽窃的论文入手,顺藤摸瓜获得惊人发现:一些旨在敛财的“掠食性”国际学术期刊与代写论文的“枪手”公司狼狈为奸,疑似为大批中国研究人员批量生产、发表学术论文。

该网站编辑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发现的可能是世界科学历史上国外学术出版商瞄准中国研究人员敛财的“最大丑闻”。负责运营SCI(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的汤森路透集团说,将对有关学术期刊进行调查,可能会把它们从SCI数据库中删除。

一篇剽窃论文引出惊人丑闻

“剽窃监督”是一家在科研界颇为有名的反论文抄袭剽窃网站。这家网站20日发表的报告说,上周有一匿名网友举报中国一家医院研究人员的一篇论文涉嫌严重剽窃,但没有提供详细证据。于是,该网站编辑利用英文查抄袭软件“艾普蕾”进行调查,结果发现被举报论文确实有严重的文本抄袭,比例高达31%。

该网站编辑与文本相似度最高的5篇论文一一对比,发现被举报论文的图2和表2与相似度排在第一的论文的图2和表2几乎一模一样,而图3与后4篇论文的图3尤其其中的流式细胞检测结果也基本一致,区别只是个别数字与字母不同而已。更奇怪的是,这5篇论文虽然发表在不同刊物上,作者都是中国人。

报告提出疑问,这篇被举报的论文有剽窃行为应是确凿无疑,但为什么这么多不同学术期刊的论文都使用几乎一模一样的图3?为什么这些论文都是中国作者?有没有可能这些中国作者的论文互相抄袭? 于是,该网站编辑又调查了发表被举报论文的杂志《遗传学和分子研究》,结果发现,这份杂志虽然远在巴西,汤森路透集团评定的SCI影响因子也只有很低的0.764,但在万里之外的中国却很受欢迎。2015年,这份杂志总共发表2056篇论文,其中中国研究人员撰写的论文有1605篇,比例高达78.1%。他们推测,这家杂志社要么审稿很容易通过,要么就无审稿过程、没有使用论文查重软件系统,要么编辑能力不行。

这家网站打破砂锅问到底,又查了一下与被举报论文同一期的其他论文,结果发现,多篇中国作者的论文都使用了上述图3,尤其是其中的流式细胞检测结果。调查至此,网站编辑认为,《遗传学和分子研究》是专门瞄准中国研究人员敛财的一份杂志,发表上述另5篇论文的杂志可能也有问题存在。

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所有这些中国作者的论文都喜欢“漂亮”的图3呢?这家网站进一步研究又发现,虽然这些论文作者来自中国不同机构,但都是研究微核糖核酸,所有电子邮件都使用163邮箱,而且邮箱地址前3个字母是“doc”或前4个字母是“manu”,代表“医生”或“稿件”;所有论文都在去年发表,而且其中5篇发表在《遗传学和分子研究》同一期,一些还是在同一个月内投寄。这说明,很可能是第三方论文代写公司批量炮制了这些论文。

“掠食性”期刊以学术之名敛财

“我们相信,这是世界科学历史上论文代写公司与‘掠食性’杂志或出版商瞄准中国作者的最大丑闻。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发现至少5篇带有相似图例的中国作者的论文能在同一期出现在同一家SCI杂志上。”“剽窃监督”网站编辑林赛·韦恩对本报记者说,“我们从来没有在新闻报道里听说过代笔论文数量比我们发现的还要多。当然,(实际)造假的数量可能比我们发现的还要多得多,但要追查下去,一一进行比对,太耗时间了。”

科学论文代写公司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枪手”,他们收钱帮人写论文,而内容常常是粗制滥造,或干脆是剽窃和造假。“掠食性”期刊是国际学术出版界对某些旨在敛财的期刊的称呼。传统学术期刊如《科学》《自然》都是采取读者付费模式,作者并不需要为论文发表付费。过去10多年中,免费开放获取期刊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崛起,这是一种新兴的互联网在线出版模式,由论文作者付费,而读者免费获取,包括《遗传学和分子研究》在内的很多“掠食性”期刊就是以这种形式出现。它们往往以学术之名进行敛财,比如,2013年,美国《科学》杂志一名记者编造了一篇据称有高中以上化学知识就能看出造假的论文,投给304家开放获取期刊“钓鱼”,居然有一半以上的期刊“上钩”,引起舆论哗然。现在甚至有学者专门在网上更新“敛财性开放获取期刊”目录。

记者也联系了《遗传学和分子研究》杂志,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点击进入这家杂志的网站,在首页可以看到一个中国生物医学国际学术会议的广告,而该杂志自我介绍说,这是一份同行评审的全电子期刊,对读者免费,也即所谓免费开放获取期刊。该杂志还自问自答说:“《遗传学和分子研究》是一份‘真’的杂志吗?绝对是。”

“剽窃监督”网站报告还指责汤森路透集团给予《遗传学和分子研究》“体面”的影响因子,将它收入SCI数据库,是此次丑闻的帮凶。 对此,汤森路透集团发言人海迪·西格尔告诉本报记者,引文索引报告基于论文引用数据,为对世界主要期刊进行量化评价提供了一种系统、客观的方式。作为审查过程的一部分,该机构会调查任何有异常行为的期刊,“这些期刊会被逐个评审,可能会被(从SCI数据库中)删除”。

造假频现为“论文至上”敲警钟

韦恩说:“科学论文代写公司和掠食性杂志或出版商‘心有默契’,瞄准一些有需求的客户。”他强调,中国研究人员一直都很努力,他尊重中国研究人员的工作。但这份报告所披露的事实表明,中国研究人员可能成了论文“枪手”公司与“掠食性”杂志或出版商“有意识的目标”,“因为它们可能了解中国作者需要什么”。 “剽窃监督”网站发现的可能只是丑闻的冰山一角。报告总结说,“枪手”论文公司和杂志都从部分中国研究者身上获利颇丰,一个赚论文造假的钱,一个赚版面费,结果制造出大量“污染整个科学文献数据库的垃圾论文”。

某种程度上,这一丑闻再次暴露了国内科研评价体系中“论文至上”的问题。在中国研究人员评职称与申报经费等过程中,论文通常是主要评价指标,这迫使一些人铤而走险,寻找“枪手”炮制论文尤其是英文论文。一些国外出版商盯上了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通过开放获取期刊征收版面费大发其财。

对论文发表的需求已导致多起与中国研究人员有关的学术丑闻。2015年初,英国BMC出版社曾一次撤回43篇论文,其中41篇论文的作者来自中国。同年8月,德国施普林格出版集团也宣布撤回旗下10本学术周刊上发表的64篇论文,其中多数作者也是来自中国。此次“剽窃监督”网站的调查无疑是又一记警钟。

韦恩表示,希望中国政府、大学和研究人员能更负责认真地预防、清除论文剽窃问题,他建议相关部门和人员更多地使用查重软件来审核调查论文有无剽窃或抄袭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