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博士论文抄袭 自当终身究责
时间:2015年01月20日 来源:山东商报 邓海建

《国际新闻界》近日刊登一则《关于于艳茹论文抄袭的公告》,指出于艳茹在北大历史系博士在读期间发表的论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涉嫌严重抄袭。北大负责人表示,因其已毕业,将组织专家对其博士论文重新核查,若有抄袭,按规处理。根据北大规定,如果查实于艳茹抄袭,其毕业证、学位证书或被撤销。   

北大博士涉嫌严重抄袭,确实令人大跌眼镜。用编辑部的话说,“除了提要和最后的几句结论,几乎都是抄的!行文完全一模一样,注释都搬过来!”《国际新闻界》认为,之所以大张旗鼓公告抄袭行为,是因为“于艳茹这篇论文的抄袭情况是期刊目前遇到的最严重的一篇。”可见,反抄袭技术再是升级,也难免遭遇漏网之鱼;而要防患未然,加大违规成本,显然是核心之举。   

在高校自治的语境下,这首先有赖于权责明晰的学术规范体系。譬如,根据《北京大学研究生基本学术规范》,“已结束学业并离校后的研究生,如果在校期间存在严重违反学术规范的行为,一经查实,撤销其当时所获得的相关奖励、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当然,此《规范》的适用范围也包括“在读期间存在学术失范行为的已离校研究生”。这也就意味着,于艳茹涉嫌严重抄袭一旦坐实,或将面临大罚单的责罚。   

在学术不端治标不治本的当下,更当以重典整治学术乱象。一是借鉴食安办等职能机构设置的经验,及早建立全国性学术不端查究中心,从国家层面捍卫知识产权、净化学术风习。二是加大学术不端的罚单筹码。不久前,香港地区中学文凭考试出现近年罕见的集体抄袭事件——香港现代书院23名学生,在校本评核中文科考试中,引用资料而没有注明出处,被取消中文科成绩,失去大学申请资格。下手之“狠”,学生尚且如此,更遑论为人师者?相较而言,内地学术罚单似过于绵柔。三是追究导师责任。此前,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的《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规定:导师是研究生培养的第一责任人,研究生发生学术不端行为的,导师应承担相应责任。以导师为代表的学校学术查究体系,对在读学生的论文情况有没有秉持起码的反抄袭警惕?尤其是不少论文总要挂上导师及领导大名,那么,承担学术不端后的“连带责任”,也是自然不过的事情。   

学格如人格,学格显国格。在创新与人才更受器重的今天,学术不端已经绝非“私事”那么简单。不仅公权失范需要终身追责,学术不端亦须承担无限责任——道理很简单,一篇论文成功行骗,改变的,何尝不是当事人一生的轨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