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香港城大教授郑宇硕遭前助理投诉涉嫌学术不端
时间:2014年07月10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7月9日电 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首席教授、“真普联”召集人郑宇硕遭前高级研究助理投诉,指其十年前与内地学者合作发表的两篇学术论文中,郑作为第一作者,却没有实质贡献,质疑他的学术诚信。城大证实已收到相关投诉,称会按既定机制处理;郑宇硕不在港,未能回应指控。  

郑被指起码三次涉学术不端  

据香港《成报》报道,多年前曾担任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讲座教授郑宇硕助教的郑文龙,7月8日向该报投诉,表示郑宇硕起码三次涉“学术不诚实”。  

其中是2002年郑宇硕与内地学者郑佩玉合作研究《中国加入WTO后所带来的影响》题目。二人往来信件显示,研究是双方合作,经费共10万港元,郑佩琼所需费用人民币5000元。及后郑佩玉更将题为《外商投资对广东经济发展的作用分析》的论文寄予郑宇硕。最后,郑宇硕亦将一张写有4719.2港元的支票寄予对方。  

在2003年出版的学术书籍《In:Asia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Issues,Volume 9》 内,有收录一篇由郑宇硕及郑佩琼合作撰述的英文论文。香港《成报》查阅后,文章内容有八成与郑佩琼的《外》相同,文中10个统计表更有9个是出自郑佩玉研究。令人质疑郑宇硕极其量只是翻译,但却硬加自己为作者,瓜分他人学术成果。  

另两宗疑似抄袭事件,发生2002年及2014年。前者是一篇研究佛学的文章,在与出版商沟通的电邮中只显示作者是在城大教书的Lau Kin(译音刘健)。后在准备出版文稿中,郑宇硕无端成为作者之一,奇怪的是论文基本上无任何修改,令人质疑郑宇硕是否故技重拖。第三是投诉人指郑宇硕于2014年涉以“中文译英文”方式,抄袭内地学者一篇关于东莞社保的论文。  

香港城大表示校方收到投诉,会按既定机制处理;郑宇硕未有回复查询。  

郑宇硕在1995年就因着作及论文涉抄袭,被大学方面批评采用他人材料而没足够注明出处,学术界不可接受,罚他降职,罢免院长职位。  

投诉人称提出质疑非为私怨  

另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投诉人郑文龙2002年9月至2003年1月任郑宇硕高级研究助理。他表示,香港城大已回复说收到其投诉,但并未找他协助提供进一步资料。  

对于为何今天才就早在2002年发生的事提出质疑,郑文龙解释因一直都在一间学术杂志工作,与郑宇硕有间接工作关系,所以一直保持沉默。但至今年初,他不再在该学术杂志工作,因此决定公开质疑。  

他坦言,2002年与郑宇硕共事的5个月中,在工作上有“牙齿印”,“我系好憎他”,但强调,提出质疑非为私怨,而是质疑郑宇硕没有学术良心,亦不知他为学术界有何贡献。  

《星岛日报》记者曾多次透过手电及电邮找郑宇硕询问此事,但因他不在香港,一直未能联络上,至截稿时他仍未回复。  

舆论:学术抄袭相当可耻  

澳门《濠江日报》评论指出,郑宇硕再度卷入抄袭丑闻,不单令人质疑其学者身份的认受性,更有可能动摇“民主派”、“反对派”构建的“统一战线”基础,进而变成一盘散沙。  

评论说,有人士认为现时社会风向不正,过往坊间戏言“官字两张口”,现时则成为反对派的专利,输打赢要,无赖风气盛行。只要愿意自称民主派,手中拿着这张免死金牌,出事就是政治打压,正如现时有人涉嫌学术抄袭,因当事人身份敏感,背景特殊,冒然开骂,或会背负“打压”之嫌。  

香港舆情早前认为,“真普选联盟”召集人郑宇硕注定是空头将军,他自己亦认为面对最大的困难,即反对派内部的分裂,并称若无法解决各派分歧,最终将一事无成。结果正在风口浪尖上,风光无限的时刻,不单无法组成“统一战线”,更因涉嫌抄袭,斯文扫地,本人亦难以稳坐钓鱼台。  

评论最后指出,香港反对派阵营面临分裂困局,未来前景堪虞。郑宇硕身为一名政治学教授,在香港学界耕耘数十年,更早早成立“民主动力”,本应拥有更大的发展。无奈靠一己之力,难以统合反对派不同阵营,“盟主”身份名不符实,港媒直指,郑徒具“将军”之名,实际上是一个无权无力无人的“三无”政治长者而已。政治不是好玩的,身为学者,还是稳坐象牙塔,多做学术研究,杜绝抄袭歪风,做回“传道授业解惑”本行,为人师表,广结善缘,方为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