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KI科研诚信管理系统研究中心-“期末季——诚信考试,拒绝抄袭”专题-抄袭及其相关产业

抄袭及其相关产业

时间:2012年01月04日 来源:

抄袭和反抄袭之间的拉锯战将长久持续下去,形成“欣欣向荣”的产业

抄袭之于学术、教育乃至整个社会的毒害程度,不亚于任何一种致命病毒对于人体的危害。抄袭之风已在全球范围肆虐,抄袭“成瘾”的人群似乎在日趋蔓延。抄袭、剽窃又如同传播迅速的计算机病毒,尽管破坏力极强,但许多人不仅乐于生产和传播它们甚至以其为生财之道。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上世纪 90 年代美国就出现了专门为抄袭提供服务的公司。例如 masterpapers.com,这家公司声称,它可以为客户提供各种各样的文书和论文写作支持,包括定制学期论文、开题报告乃至博士论文。还有一家域名为echeat.com 的公司,除了代写各类论文外,还提供为论文自动添加注释的服务。该公司一边自称“文抄公”,一边又在其网站首页上掩耳盗铃式地自我标榜(或许只是搞笑或者自嘲)道:“本公司志在合作而非剽窃。”

最近,美国之音新闻网援引一份来自美国高等教育编年录的报告说,这些文书定制公司通常宣称其写手都是拥有高学历的作者,所代写的论文能够达到任何教育机构所要求的水准,而事实上,为了降低成本,它们所雇用的写手大多来自印度、尼加拉瓜、印尼等国。至于论文定制的价格,这份报告指出,价格根据写作主题的难度和客户需要论文的时限而定,每篇从20到40美元不等。不难想象,这样的写手、这样的价格能够生产出什么水准的“论文”。代写公司的涌现标志着抄袭活动的产业化,而互联网降低了这个行当的运营成本。

Masterpapers 自吹可以提供“世界上最好的写作定制服务”。我猜想,对此会有许多人表示不服,至少拥有深厚剽窃传统的中国同行们会嗤之以鼻。古代中国普遍缺乏尊重他人学术和文学原创的文化传统,窃书、改书等剽窃行为层出不穷。顾炎武在《日知录》卷十八“窃书”一节指出:“汉人好以自作之书而托为古人,张霸《百二尚书》、卫宏《诗序》之类是也。晋以下人则有以他人之书而窃为己作,郭象《庄子注》、何法盛《晋中兴书》之类是也。若有明一代之人,其所著书无非窃盗而已。”《红楼梦》被改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只是这一传统的一个小小缩影。如今,剽窃在中国借助互联网大行其道,深入各行各业,与国际接轨,实现了信息化、专业化和产业化。

与此同时,论文打假公司和反剽窃组织也应运而生,他们同样借助于IT技术的发展。始创于 1996 年的 iparadigms.com,其前身是美国高校的一群志在研发学生论文抄袭检测系统的研究人员。目前,iParadigms 旗下的 turnitin.com 和plagiarism.org 等机构,通过互联网推广反抄袭技术和提供文献相似度检测等服务,颇受美国高校教师的欢迎。用户在线提交论文后,turnitin.com 借助计算机程序和数据库系统将目标论文与数千篇文献进行比对,最终生成的检测报告将列明目标论文中所有涉嫌抄袭的内容。当然,turnitin.com 的服务不是免费的。

与国际水平相比,中文论文打假的产业化程度和技术水平明显与论文造假业的突飞猛进不相匹配。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方面,检测技术比较初级。国内某些高校的毕业论文打假目前主要是借助电子文献数据库进行人工比对,尚属“劳动密集型”操作。人工比对的文献检索范围和精确度颇受局限。当今的论文抄袭者越来越多地依赖于电子文献的复制-粘贴,因此研发基于互联网的文本自动检索和比对技术可以对大多数抄袭行为实施精确打击。类似的检测系统似乎近期才在少数国内高校运用。据报道,今年4月,新疆几所高校引进以“中国学术文献网络出版总库”为全文比对数据库的论文检测系统,用于检测学生毕业论文。另一方面,中文论文打假的产业化发展速度也比较缓慢。例如,国内提供“论文相似度检测系统”的机构 paperpass.org 迄今只有不到两年的历史。

有需求,始有产业。中文论文造假和打假行业发展程度的不匹配,反映了当今社会两种需求的不对等:造假似比打假更为需要,造假和容忍造假之风似远胜于务实求真的风气。道理显而易见:如果一个社会普遍容忍、需要乃至追捧假话、空话、套话以及废话,各种明显和隐蔽的剽窃行为就一定大有市场,文书造假行业就必定欣欣向荣,而打假行业则无疑会发展迟缓。

抄袭和反抄袭之间的拉锯战将长久持续下去,难分胜负。反抄袭要占据和保持压倒性优势,不仅需要不断发展的IT技术的支持,更需要全社会形成彻底的、坚定的“反抄袭文化”。国内某些高校将存在 30% 以上的雷同篇幅作为认定一篇论文构成“抄袭”的标准;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学生认为过于严苛。可见,高校普遍缺乏关于学术伦理、写作规范和反抄袭文化的教育,以至于学生无法区分抄袭与文献引证之间的区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抄袭时代的个人风格